墨語

【友情副贴】告诉你们《十八愁绕口令》到底有多丧心病狂

月墨幽莲:

闲暇云游四大部洲,人的心好比是长江水似流,
君子人相交是淡淡如水,小人交友蜜里调油,
淡淡如水长来往,蜜里调油不到头,
交朋友总学桃园三结义,莫学那孙膑庞涓结下冤仇,
唱的是,天也愁地也愁,山也愁这个水也是愁,
君也愁臣也愁,爹也愁这个娘也是愁,
老的也是愁,少的也是愁,
恶也愁善也愁,穷也愁这个富也愁,
鸭子也愁鹅也愁,这个牛愁马愁一十八也愁,
天愁不下那甘露雨,地愁五谷不丰收,
山愁本是条了谷子坎,这个水愁本是流不到头,
君愁愁的刀兵动,臣愁愁的把官丢,
老愁愁的本是没有人管,少愁愁的本是白了他的头,
恶愁愁的本是恶贯满,善愁愁的本是修不到头,
穷愁愁的本是没有钱使,富愁愁的贼人把他偷,
鸭子愁的扁了他的嘴,
这个鹅也愁愁来愁去脑瓜门愁出一个奔了头,
马愁备鞍行千里,这个牛愁愁的冷风嗖,
嗖来嗖去把牛嗖老,送到汤锅里面宰老牛,
牛皮蒙鼓千钉钉,送在城里头钟鼓楼,
牛肉推在长街上卖,肝肚肠子作个饶头,
牛骨头就把麻将牌来做,零零碎碎把色子扣,
二对着五这个三了对着四,
幺了对着六这个幺不幺六不六,
咒骂色子邪骨头,说我诹我就诹,听我没事我捋捋舌头。


数九寒天冷风嗖,转年春打六九头,
正月十五是龙灯会,有一对狮子滚绣球,
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会,
大闹天宫孙猴儿又把那个仙桃偷,
五月端午是端阳日,白蛇许仙不到头,
七月初七传说本是一个天河配,牛郎织女泪交流,
八月十五云遮月,月里的嫦娥犯忧愁,要说愁,净说愁,唱上一段绕口令儿名字就叫十八愁,狼也愁,虎是愁,
象也愁,鹿也愁,骡子也愁马也愁,猪也愁,狗是愁,
牛也愁,羊也愁,鸭子也愁鹅也愁,蛤蟆愁,螃蟹愁,
蛤蜊愁,乌龟愁,鱼愁虾愁不一样,您听我个个说根由,虎愁不敢把这高山下,狼愁野心耍滑头,
象愁脸憨皮又厚,鹿愁长了一对七叉八叉大犄角,
马愁鞴鞍行千里,骡子愁它是一世休,
羊愁从小它把胡子长,牛愁愁的犯牛轴(鞭子抽),
狗愁改不了那净吃屎,猪愁离不开那臭水沟,
鸭子愁扁了它的嘴,鹅愁脑瓜门儿上长了一个奔了头,
蛤蟆愁长了一身脓疱疥,螃蟹愁的净横搂,
蛤蜊愁闭关自守,乌龟愁的胆小尽缩头,
鱼愁离水不能游,虾愁空枪乱扎没准头。


说我诌我不诌,闲来没事我溜溜舌头,
这个绕口令儿最难唱,咱们唱的是前门楼子九丈九,
四门三桥五牌楼,出了便门往东走,离城四十到通州,
通州倒有个六十六条胡同口,
在里边住着一位六十六岁的刘老六,
六十六岁刘老头,六十六岁六老刘,
老哥仨盖了那六十六座好高楼,楼上有六十六篓桂花油,篓上蒙着六十六匹鹅缎绸,
绸上绣着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
在楼外头栽了那六十六根儿柏木轴,
轴上拴着六十六头大青牛,在牛上边着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
这么老哥仨倒坐在门口啃骨头,南边来了一条狗好眼熟,好像那大大妈家大大妈的眉子大大眼睛大大鼻子大大耳朵大大口大大鳌头狮子狗,
北边又来一条狗好眼熟,
好像那二大妈家二大大眉子二大眼睛二大鼻子二大耳朵二大口二大鳌头狮子狗,
这两条狗抢骨头,顺南头跑到北头,
碰倒了六十六座好高楼,碰洒了六十六篓桂花油,
油了六十六匹鹅缎绸,脏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
在楼外头打倒了六十六根儿柏木轴,
打惊了六十六头大青牛,打跑了六十六个大马猴,
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这么老哥仨打死了狗,
又盖起来六十六座好高楼,收起来六十六篓桂花油,
洗干净六十六匹鹅缎绸,洗净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
在楼外头栽起来六十六根儿柏木轴,
牵回来六十六头大青牛,
逮回来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
这么老哥仨又看见南边来个气不休,
手里拿着土坯头去打着狗的头,
也不知气不休的土坯头打了狗的头,
还是狗的头碰坏气不休的土坯头,
打北边来了个秃妞妞,
手里拿着个油篓口去套狗的头,
也不知秃妞妞的油篓口套了狗的头,
还是狗的头钻了秃妞妞的油篓口,
狗啃油篓篓油漏,狗不啃油篓篓不漏油。


什么上山吱扭扭,什么下山乱点头,
什么有头无有尾,什么有尾无有头,
什么有腿家中坐,什么没腿游卞州,
赵州桥什么人修,玉石栏杆什么人留,
什么人骑驴桥上走,什么人推车轧道沟,
什么人扛刀桥上站,什么人勒马看春秋,
什么人拉着什么人是哈哈笑,
什么人拉着什么人是泪交流,
什么人白,什么人黑,什么人胡子一大堆,
什么圆圆在天边,什么圆圆在眼前,
什么圆圆长街卖,什么圆圆道两边,
什么开花节节高,什么开花毛着腰,
什么开花无人见,什么开花一嘴毛,
什么鸟穿青又穿白,什么鸟穿出皂靴来,
什么鸟身披十样锦,什么鸟身披麻布口袋?
双扇门,单扇开,我自己破闷儿自己猜。
车子上山吱扭扭,瘸子下山乱点头,
蛤蟆有头无有尾,蝎子有尾无有头,
有腿儿的板登家中坐,没腿儿的粮船游卞州,
赵州桥,鲁班修,玉石栏杆圣人留,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爷推车轧了一道沟,周仓扛刀桥上站,
关公勒马看春秋,小刘海拉着孟姜女是哈哈笑,
孟姜女拉着小刘海是泪交流,罗成白,敬德黑,
张飞的胡子一大堆,月亮圆圆在天边,眼镜圆圆在眼前,烧饼圆圆长街卖,车轱辘圆圆道两边,芝麻开花节节高,米树开花毛着腰,藤子开花无人见,玉米开花一嘴毛,
喜鹊穿青又穿白,乌鸦穿出皂靴来,
野鸡身披十样锦,鹗丽儿身披麻布口袋。


一道黑,两道黑,三四五六七道黑,八九道黑十道黑,
我买个烟袋乌木杆儿,抓住两头一道黑,
二姑娘描眉去打鬓,照着个镜子两道黑,
粉皮墙写川字儿,横瞧竖瞧三道黑,
象牙的桌子乌木的腿儿,放在炕上四道黑,
买个小鸡不下蛋,圈在笼里捂到黑,
挺好的骡子不吃草,拉到街上遛到黑,
买个小驴不驮磨,配上鞍韂骑到黑,
姐俩南洼去割麦,丢了镰刀拔到黑,
月窠儿的孩子得了疯病,点起个艾条灸到黑,
卖瓜子的打瞌睡,呼啦啦拉撒了那么一大堆,
他的笤帚簸箕不凑手,这么一个一个拾到黑。


顺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了五斤塌目,
顺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着个喇叭,
提了塌目的喇嘛要拿五斤塌目去换北边哑巴腰里别着的喇叭,
别着的喇叭的哑巴不愿意拿喇叭去换提了塌目喇嘛他的塌目,
提了塌目的喇嘛就急了,拿
起了五斤塌目打了别着的喇叭哑巴一塌目,
别着的喇叭的哑巴也急了,
顺腰里摘下喇叭,打了提了塌目喇嘛一喇叭,
也不知道喇嘛的塌目打了别着的喇叭的哑巴一塌目,
还是别着的喇叭的哑巴打了提了塌目的喇嘛一喇叭,
喇嘛回家炖塌目,哑巴回家吹喇叭。


这个绕口令儿最难唱,
咱们唱的是山前有四十四个小狮子,
山后边有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树,
山前四十四个小狮子吃了山后边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树的涩柿子,
山前四十四个小狮子让山后边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树的涩柿子给涩死了。


山前住着个崔粗腿,山后边住着个崔腿粗,
俩人山前来比腿,
也不知崔粗腿比崔腿粗的腿粗,
还是崔腿粗比崔粗腿的粗腿。
山前住着个严圆眼,山后边住着个严眼圆,
俩人山前来比眼,
也不知严圆眼比严眼圆的眼圆,
还是严眼圆比严圆眼的圆眼。


说你会炖我的炖冻豆腐,
来炖我的炖冻豆腐,
不会炖我的炖冻豆腐,
别胡炖乱炖假充会炖看炖坏了我的炖冻豆腐。


我家有个肥净白净八斤鸡,
飞到张家后院里,
张家后院有个肥净白净八斤狗,
咬了我的肥净白净八斤鸡,
卖了他的肥净白净八斤狗,
赔了我的肥净白净八斤鸡。


出南门,面正南,有一个面铺面冲南,
面铺门口挂着一个蓝布棉门帘,
摘了蓝布棉门帘,看了看面铺面冲南,
挂上蓝布棉门帘,瞧了瞧面铺还是面冲南。


说扁担长,板凳宽,
板凳没有扁担长,扁担没有板凳宽,
扁担要绑在板凳上,
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
扁担偏要扁担绑在板凳上。


正月里,正月正,姐妹二人去逛灯,
大姑娘名叫粉红女,二姑娘名叫女粉红,
粉红女身穿一件粉红袄,女粉红身穿一件袄粉红,
粉红女怀抱一瓶粉红酒,女粉红怀抱一瓶酒粉红,
姐俩找了个无人处,推杯换盏饮刘伶,
女粉红喝了粉红女的粉红酒,
粉红女喝了女粉红的酒粉红,
粉红女喝了一个酩酊醉,女粉红喝了一个醉酩酊,
女粉红揪着粉红女就打,粉红女揪着女粉红就拧,
女粉红撕了粉红女的粉红袄,
粉红女就撕了女粉红的袄粉红,
姐妹打罢落下手,自己买线自己缝,
粉红女买了一条粉红线,女粉红买了一条线粉红,
粉红女是反缝缝缝粉红袄,女粉红是缝反缝缝袄粉红。


南边来个瘸子,担了一挑子茄子,
手里拿着个碟子,地下钉着木头橛子,
没留神那橛子绊倒了瘸子,撒了瘸子茄子,
砸了瘸子碟子,瘸子爬起来要捡茄子,
北边来个醉老爷子,腰里掖着烟袋别子,
过来要买瘸子茄子,瘸子不乐意卖给醉老爷子茄子,
老爷子一生气抢了瘸子茄子,
瘸子拔起橛子,追老爷子,
快给瘸子茄子,不给瘸子茄子,
招呼手里橛子,毛腰捡茄子拾碟子,
老爷子一生气,不给瘸子茄子,
拿起烟袋别子,就打瘸子,
瘸子拿起橛子砍老爷子,
也不知老爷子的烟袋别子打了瘸子茄子,
也不知瘸子橛子打了老爷子烟袋别子。


闲来没事出城西,树木朗林数不齐,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
六城四,三二一,五四三二一,
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一,一个一,
数了半天一棵树,
一棵树长了七个枝,七个枝结了七样果,
结的是槟子、橙子、桔子、柿子、李子、栗子、梨,
槟子橙子桔子柿子李子栗子梨!



┅┅┅┅┅┅┅┅┅┅┅┅┅┅┅┅┅┅┅┅┅┅┅┅┅
友情帮你们分了段的我已经晕了。

【杂谈】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林朵:

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


 


涉事者是我的朋友,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督促产出,倒是乐在其中。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


 


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然而战火愈演愈烈,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了后期,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


 


终于有一天,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撤了个干净。


 


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真正吓人的,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


 


愚钝如我,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


 


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


 


既是最好的时代。借助网络的力量,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


 


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网络的力量,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


 


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


 


没有争端,没有异见。


 


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都说着相同的话,长着同样的脸。


 


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


 


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多数碾压了少数,盲从成为了习惯,没有不一样的声音,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没人会质疑,没人敢质疑。


 


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没错,我是对的,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那它一定是错的。


 


哪怕这所谓的“所有人”,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


 


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


 


这大概也解释了,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同仇敌忾”,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异端”,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只不过很不巧,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群体单一性”的重灾区。


 


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


 


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


 


说真的,这挺可怕的。


 


参照自然法则,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


 


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太容易获得认同,太容易消除异见,不再需要感同身受、求同存异的时候,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


 


这值得警惕。


 


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但事实上,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心性变得愈发暴躁,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只不过是一种爱好,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


 


毕竟,圈子内外所划分的,只是不同,不是是非。


 


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


 


每分每秒,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绑的更牢。


 


而最可怕的是,你甚至都不会觉得,自己有挣脱的必要。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這樣的感情
或許只是一種錯覺
我喜歡 渴慕的
不過是那幻想中的你
然而 真實的你
早已在我一次又一次的幻想中消失
只剩下 我最喜歡的虛影 仍然存在

沒有誰離了誰 就活不下去
只是習慣了有那麼一個人
等到分離的時候
總是會有一絲不舍 一絲疼痛
但最後 痛著痛著 就麻木了
所有一切也終將落幕
可以繼續地往前走
邁向那個童話裡才會出現的幸福快樂